中国希望新妈妈采用母乳喂养,但她们坚持选用奶粉

Encouraging Breastfeeding / 鼓励母乳喂养

China wants mothers to breast-feed, but they keep choosing formula
The Washington Post / C.F. Thomas
July 4, 2015 / HongKong
中国希望新妈妈采用母乳喂养,但她们坚持选用奶粉
《华盛顿邮报》 C.F. 托马斯
2015年7月4日 / 香港

绝对多数的中国年轻女性过早地选用婴儿奶粉来代替母乳喂哺新生宝宝,尽管政府倡导的运动一直在推广母乳应该作为喂哺6个月龄以下婴儿的唯一食物。

其结果是,中国成为世界上母乳喂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对于6个月龄的婴儿该比率低至2%,即使发生了2008年的食品安全丑闻,那次事件涉及国内的普通奶粉和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导致5万多名婴儿入院,3名死亡。

消费者维权人士、健康倡导者、和其他一些人指责中国婴儿奶粉行业的过渡游说和营销,以及卫生工作者长期持有的偏见,导致新妈妈不愿意采用她们自己的乳汁。

中国的准妈妈当中支持母乳喂养的人数很稀少,今年26岁的研究生王美耿注意到这一点,三个月前她在香港生下了她的儿子奥利弗。

像许多年轻母亲那样,王美耿决心为她的儿子提供最好的一切,她开始研究各种产后指导,但发现少有来自中国国内的信息能让她信任。“我从产科医生那里寻求建议,但大部分时间我依赖于诸如国民医疗服务(NHS)和婴儿中心(BabyCenter)等网站,” 她说道,指的分别是英国和美国的网站。“来自英国和美国网站上的信息比来自中国的更可靠。”

从那些海外的网站上,王美耿得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近20年来建议母亲仅只采用母乳喂养,直到宝宝6个月大。她说,虽然她竭尽所能遵从指导,但仍然采用婴儿奶粉补充喂养她的3个月大的儿子。

“我只是不知道我的母乳量是不是足够,” 她说明道。

中国政府卫生官员长期以来志在提高该国的母乳喂养率,最近宣布的目标是到2020年,让50%的婴儿仅只采用母乳喂养直到6个月龄。

那是因为健康专家说母乳对于新生儿是绝对必需,已经证明可以降低儿童死亡率,尤其是由传染病引起的死亡。

中国也是世界上儿童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4年的一份报告。去年,估计有23万6千名年龄在5岁以下的中国儿童死亡,主要是由于一些可预防的感染,例如肺炎。

在传染病发病率高的中国贫困地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概率超过在大城市中的6倍之多。

2010年在中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了关于纯母乳喂养以防止婴儿感染性死亡的研究,期间发现婴儿奶粉在医院中的推广活动猖獗盛行,扰乱动摇了母乳喂养应为本的倡议。母乳喂养可能“防止儿童期由传染病引起的死亡和伤残,” 该研究发现。

虽然中国积极劝导新妈妈将婴儿奶粉放在次要地位,那些亲身体验在中国怀孕生产的人士说,如果婴儿奶粉行业在塑造公众意识上仍具影响,那么倡导的愿景不大可能发生。

“怀孕妇女面临的最大压力之一,来自于那些并无相关知识的旁人,” 路易斯∙罗伊,一名总部在上海的哺乳辅导员和助产士,这样讲。“那些误导往往来源于广告活动,宣称跟母乳‘一样好’,甚至比母乳‘更好’。”

卡瑞安∙克努森,一名旅居中国的美国人,在上海生下她的两个儿子,讲述道,在中国的医院,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让人质疑母乳喂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有朋友说在医院里,他们被告知让宝宝挨饿以便喂食配方奶,还有配方奶比母乳更能治愈黄疸,还有在第一年后母乳会让宝宝中毒,” 克努森说。“我只在中国听说过这些。”

那些误传在中国导致了普遍的对于母乳喂养的误解,罗伊说,以及消费者对于婴儿奶粉的偏好。

“产妇被告知因为污染,她们的乳汁中含有毒素或有害成分,” 罗伊说。“即使她们被告知母乳是最好的,同时她们还被告知,有些母亲不能分泌足够的乳汁或乳汁中营养成分不足——即使那种情形实际上极其少见。”

玛丽∙塔兰特,香港大学护理学院的副教授,同意罗伊的说法。

在中国这样污染严重的环境中,配方奶粉对婴儿构成更大的风险,塔兰特认为,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婴儿喂养。

“如果环境中有大量的污染物,婴儿奶粉可能增加受害几率,因为用于调兑的水也极有可能被污染,” 她说。“在遭受污染的环境中,婴儿也会因多方面因素受害。母乳可能是所有因素中风险最小的。”

外国奶粉公司在利用消费者的恐惧,将大量资源投入到中国的市场营销和拓展。

“在过去10年中,尤其是在中国的毒奶粉丑闻之后,国际上的奶粉生产商发起了大规模的推广,宣称他们自己的品牌奶粉是安全和健康的选择,” 塔兰特说。

推崇配方奶喂养的诱人广告被广泛接受。例如,有一种叫做婴儿雀巢的产品,按下一个按钮就能调兑婴儿配方奶——颇像其名气更大的成人产品,雀巢浓缩咖啡机,雀巢的高端咖啡和浓缩咖啡机器。

这种无线启动的机器宣称“一键达到精准营养”,以及可以“跟踪小孩的营养和成长曲线。”

奶粉公司还通过投资扩大影响。行业领先者美赞臣营养品估计占有40%的中国婴儿营养品市场份额,在西南地区的云南省赞助培训项目,为有年幼孩子的家庭提供正确喂养和营养辅导的培训,根据该公司的年度报告记述。

去年该省发生6.5级地震后,美赞臣派遣救援人员为受影响的村庄提供近50万美元的婴儿营养品。

美赞臣没有回应请求给予置评。

中国的婴儿奶粉行业估值接近$180亿美元,预计到2017年将增长到$300亿美元,根据市场研究公司欧睿的估算。

中国的确设定了一些对婴儿奶粉广告的限制。中国是世卫组织代码签署国,该代码是一系列适用全球的道德标准,力图限制婴儿奶粉公司在一个国家进行市场推广的范围。

不过批评者说那些规则远远不够,并且容易被利用,进而误导消费者。

 
Above contents are translated from / 以上内容译自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asia_pacific/china-wants-mothers-to-breast-feed-but-they-keep-choosing-formula/2015/07/04/65114200-201d-11e5-aeb9-a411a84c9d55_story.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