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在斯坦福毕业典礼演讲

今天我很荣幸来到这里,参加各位从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毕业的典礼。实话实说,我从来没有从大学毕业,这是我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刻。今天我想告诉你们我生活中的三个故事。就这么简单,没什么大不了的,就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联结点滴。

我在里德学院学习六个月就退学了,不过仍然作为一名旁听学生继续停留了18个月,然后真正离开。那么我为什么退学呢?

这得从我出生之前讲起。我的亲生母亲当时是个年轻未婚的大学研究生,她决定让别人收养我。她强烈地觉得应该由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收养我,所以安排好我一出生就由一对律师夫妇收养。但是当我降生时,这对夫妇在最后一刻认识到,他们其实想收养一个女孩。所以我的养父母,当时在等待名单上,在半夜里接到一个电话,问他们“现在有一个意料之外的男婴,你们要收养他吗?” 他们回答:“当然。” 我的亲生母亲后来发现,我的养母从来没有大学毕业,而养父连高中也没有毕业。她拒绝在最后的收养文件上签字。直到几个月后,我的养父母保证将来让我上大学,她才软化态度。

17年后我的确上了大学。但我天真地选择了一所几乎跟斯坦福同样昂贵的大学,我的工人阶级父母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我的学费上。六个月后,我看不出念这个书的价值何在。我不知道这辈子想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念大学如何能帮助我找到答案;而只是在这里花费着父母终其一生的所有积蓄。于是我决定退学,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个决定在当时相当可怕,不过回头看,那是我做出的最好的决定之一。自退学那一刻起,我就再不用去上那些我不感兴趣的必修课,而是开始旁听那些有趣得多的课程。

并不全是浪漫。我没有宿舍,因此睡在朋友宿舍的地板上,用回收可乐空罐的五分钱退费买食品;每个星期天晚上走七哩路,横跨小镇去哈尔∙克里什纳神庙吃一顿好饭。我喜欢那顿饭。因为跟随好奇心和直觉而无意中接触到的许多东西,后来都成为了无价之宝。我举一个例子:

当时里德学院有着大概是全国最好的书法指导。整个校园内,每一张海报、每个抽屉的标签,都是精美的手写字。因为已经退学而不必上常规的课程,我决定选一门书法课学习书法。我学习了衬线和无衬线字体、在不同字母组合间改变间距、以及是什么让排版精美。书法是如此美妙、古典、艺术性的精细,这一点自然科学无法企及,我觉得太迷人了。

我没有期望过所学的这些东西能在生活中实际用到。不过10年后,当我们设计第一台麦金塔电脑时,我想起了旧时所学。我们把这些都设计到麦金塔里,让它成为第一台排版精美的电脑。如果我没有在大学时去旁听那门课,麦金塔可能就没有多种字体或比例匀称的间距。又因为视窗操作系统只不过模仿了麦金塔,因此就有可能所有的个人电脑都不会有这么精美的界面。如果没有退学,我就不可能去旁听这门书法课,个人电脑可能就没有这么精美的排版。当然,还在大学时我不可能把这些点滴预先串联起来;但是10年后回顾就显得非常清楚。

我重复一遍,你不可能把点滴预先串联起来;只有回头看才能明白其中的关联。所以你不得不相信,你现在经历的点滴将来会以某种方式串联在一起。你不得不相信某种东西——你的勇气、命运、人生、缘分,无论是什么。相信点滴会一路串联起来,可以给你信心去跟随你的心灵,即使这些点滴会引致你偏离循规蹈矩的生活路径。这让我整个人生完全不同。

我的第二个故事是关于爱与失落。

我很幸运——我年轻时就找到了自己想做什么。当我20岁的时候,沃兹和我在我父母的车库里开创了苹果公司。我们工作很努力,10年后苹果公司从车库里的我们两个人,成长为一家有4,000多名员工、价值20亿美元的公司。在那之前一年,我们推出了最棒的产品——麦金塔电脑,我才刚满30岁。接下来我被解雇了。你怎么会被自己创办的公司解雇呢?情形是,当苹果公司成长时,我们聘请了一个我觉得非常有才能的人来与我一起经营公司,第一年一切进展顺利。不过我们对于未来的愿景开始出现分歧,最后分道扬镳。那时候董事会站在他那边,于是我出局。张扬地把我赶出局。我的整个成年生活的重心一下子就不见了,让人失魂落魄。

几个月里我实在不知道要做什么。我觉得我让企业界的前辈们失望了——我丢落了传递给我的接力棒。我跟戴维∙帕卡德罗伯特∙诺伊斯见了面,试图因为把局面弄得如此糟糕而道歉。我成了众所周知的失败者,我甚至想过逃离硅谷。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我仍然热爱我做过的一切。在苹果公司发生的转折丝毫没有改变我。我虽然被赶出局,但我仍然热爱这项事业。因此我决心从头再来。

当时没有察觉,结果证明被苹果公司解雇是我经历过的最好的事情。成功的沉重被从头再来的轻松所取代,每件事情都不确定。这让我解脱,进而跨入我这辈子最富有创意的阶段之一。

接下来的五年里,我创办了一家叫做下一个(NeXT)的公司,另一家叫做皮克斯(Pixar)的公司,与后来成为我妻子的、一个令人惊羡的女人共坠爱河。Pixar公司接着制作了世界上第一部电脑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现在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室。籍由一次非比寻常的转机,苹果买下NeXT公司,我回到了苹果公司,我们在NeXT研发的技术成为苹果当前复兴的核心。劳伦和我共同组建了一个美好的家庭。

我很确定,假如我没有被苹果公司解雇,所有这些都不会发生。这帖药很苦口,不过病人需要。有时候生活会给你迎头一击;不要失去信念。我确信,驱使我前行的唯一动力是我热爱自己所做的一切。你得找到你热爱什么。工作上是如此,寻找恋人也是如此。工作将会填满你生活中的大部分,唯一获得真正满足的途径,是去做你认为有意义的工作;而唯一能让工作有意义的途径,是你热爱所做的一切。如果你还没有找到,继续寻找;不要放弃。如同所有的与心灵相关的问题一样,找到的时候你会感觉得出来。并且像任何重要的关系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愈来愈好。所以记得,继续寻找;不要放弃。

我的第三个故事是关于死亡。

17岁的时候,我看到一段话,大概是:“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某一天你肯定会迎来最后一天。” 这段话给我印象深刻,从那时候开始,在过去的33年,每天早上我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这辈子的最后一天,我还会去做计划今天做的事情吗?” 每当连续太多天答案都是“不”的时候,我知道我需要有所改变。

提醒自己很快就要死去是我所碰到的、最重要的工具,用来帮助自己在人生中作出重大决定。因为几乎每种东西——所有的外界期望、所有的自豪、所有对于困窘或失败的恐惧——在面对死亡时都消失无踪,只有真正重要的东西才会留下。提醒自己很快就要死去是我所知道的、避免患得患失的、最好的方法。你已经毫无牵挂;没有理由不跟随你的心灵。

大概一年前,我被诊断出癌症。我在早上7:30AM作了断层扫描,清晰地显示出一个肿瘤在我的胰脏。我甚至连胰脏是什么都不知道。医生们告诉我基本可以肯定那是一种不治之症,估计我活不过三至六个月。我的医生建议我回家把一切整理好,这是医生用以指代临终的术语。意思是尽量在几个月内把你未来10年想跟孩子们说的话讲完。意思是确保把每件事情安排好,以便让你的家人尽可能生活轻松。意思是道永别。

我整天忍受着那个诊断结果。那天晚上给我做了一次切片检查,从喉咙伸入一个内窥镜,穿过胃进入肠道,插根针进胰脏,从肿瘤上取下一些细胞。我接受了镇静剂,但是我妻子在场,她后来告诉我,当医生们在显微镜下观察那些细胞时,开始惊叫起来,因为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可以手术治愈的胰腺癌。我接受了手术,感谢主,我仍然健在。

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刻,我希望它是未来几十年里最接近的一次。经历这一刻以后,我现在可以不仅止把死亡作为有帮助但纯粹智慧的概念,而是可以多一些肯定地告诉你们下面这些:

没有人想死。即使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着上天堂。但是死亡是我们共有的目的地;没有人逃得过。那正是合理安排,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中唯一的精彩发明,是生命变革的促进者,它推陈出新。目前你们是新生代,但是并不太久的将来,你们也会逐渐变老而退出舞台。抱歉讲得这么戏剧夸张,但是千真万确。

你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不要浪费在别人的生活里。不要被教条禁锢——那是活在别人的思考结果中。不要让别人的意见淹没掉你自己内在的心声。最重要的是,鼓起勇气去跟随你的心灵和直觉;某种意义上讲,心灵和直觉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子;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在我年轻时,有本精彩非凡的出版物叫做《全球目录》,它是我这代人的圣经。它是由一个名叫斯图尔特∙布兰德的家伙创办的,住在离这里不远的门洛公园,他把杂志办得富有诗情画意。那是1960年代末期,早于个人电脑和桌面出版系统,因此全靠打字机、剪刀、和宝丽来相机。有点像纸装版的谷歌,比谷歌早35年:理想主义的格调,充满着灵巧的工具和伟大的想法。

斯图尔特和他的团队出版了几期《全球目录》,当杂志寿终正寝的时候,他们出版了最后一期。那是1970年代中期,我正是你们这个年纪。最后一期的封底是一张清晨的乡间小路,那种如果你喜欢冒险登山你也会发现的乡间小路。照片下面写着:“求知若渴;虚心若愚。” 那是他们停刊的告别讯息。求知若渴;虚心若愚。我总是以此自勉。今天,当你们毕业展开新生活的时候,我也以此期许你们。

求知若渴;虚心若愚。/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非常感谢各位。
 
Steve Jobs
June 12, 2005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go to / 阅读英文原版,请到
http://news.stanford.edu/news/2005/june15/jobs-061505.html
Translation is revised from / 翻译修改自
http://www.douban.com/note/6016492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