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的美国政府部门雇主-♦-打官司(1)

近段时间办公室的同事都在议论抱怨,前不久新提拔了一个 Principal(暂且叫科长,美国政府部门职位无法与中国对应,以下称其为P科长,职务 Principal 的首字母)。新官上任,自然要树立权威,创造政绩。

他约定与每一名税务审查员(Tax Auditor)谈论工作,大概八、九十名税务审查员(另有几十名内勤管理);谈话在小会议室,三个人:税务审查员、税务审查员的直接上级(暂且叫S股长,头衔 Senior Tax Auditor 的首字母)、P科长。P科长预先打印出所有税务审查员的审计结果汇总,然后要求税务审查员从今以后要加大企业的应补缴税额,多为政府部门创收。因为这是一个敏感题目,所以此前的头目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这种谈话当然会让人很不舒服,差不多每一名谈话出来的税务审查员都在背后发牢骚,有几个年轻女孩甚至哭泣流泪。不过政府部门职员总体来讲胆小怕事,所以也只能牢骚抱怨。

偏偏遇到生性倔强多事且蔑视威权的当年的我(在中国时就多事),那日轮到我,进了小会议室坐下。P科长拿出印有我的审计结果汇总的报表,指着上面的数字,责备我追缴的税额太少。我立马反驳他(估计别人也就忍气吞声了),指出我们税务审查员的工作职责是检查企业是否正确纳税,而不是为政府部门创收,并且进一步指出所有的税务审查员都碰到过企业因多缴税而应得退税的案例。

我本来不喜欢讲空话,但这时用了冠冕堂皇的话回答他。冠冕堂皇的空话往往让人无懈可击,这让他觉得有失颜面。他又从别的方面找我的茬,我一直跟他毫不相让地争论。记得他最后威胁我,如果不服从,可能会受处罚,甚至被开除。又来这一套,我一听陡然火起,从座位上站起来,用手指着他,说道:
“你在滥用职权,我要告你。(You are abusing power. I’ll sue you.)”
说完就开门出去,让他们愣在那里。

当时已是下午,离下班还有些时间。我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干些无聊的杂事。没有人来打扰我,直到下班,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当然我也并没有真正要告他的计划,只不过是些临场的话。

第二天一早来到办公室,照例先打开电脑。没过多久,P科长的上级(暂且叫C处长,官衔 Chief 的首字母)来到我办公桌旁,叫我去小会议室;同样三个人,只不过P科长换成了C处长(我、S股长、C处长)。C处长拿出一份文件,跟我解释说,P科长昨天已向他报告我威胁要用枪杀他。因为事关重大(在美国威胁杀人已是重罪,按律一年以上收监),C处长也已经再向上报告。接下来会有调查,这份文件是让我暂时离职呆在家中(Administrative Leave),有薪水,每日工作时间内等待有人给我打电话。

我觉得非常愤慨冤屈,虽然工作中已经见识美国的各种文件繁多,但我拒绝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同时拒绝离开办公室,而是要求回到办公桌位上继续工作。C处长见我执意不签字,便收起文件,告诉我是否签字并不重要,同时让我去另一间大会议室,说是另有人要向我了解情况。

于是我去到那一间大会议室,门关着,门外没有人。推开门,一个中年白人妇女面对门坐在会议桌旁;见我进来,起身跟我握手打招呼(她直接叫我名字,想来已经了解一些情况),自我介绍她自己名叫安(Ann)。我不确定她的身份,心想可能是人事部门工作人员。她给人第一印象很好、很和蔼,所以我也很友好(其实我本身就是很友好的人,办公室同事都知道)。
 
Next / 后 →  

布什总统在中国网友会上致词

Author of following article cannot be detected. / 下文作者无从查明.

尊敬的各位网友、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216年前的今天,一个叫作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在大西洋的西岸建立了,这是一个拥有全新制度和精神的国家,他汇集了人类文明之一切大成。

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缀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致害人,才不会有以强凌弱,才会给无助的老人和流离失所的乞丐以温暖的家。

我就是在笼子里为大家演讲。

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一直很庆幸,最先实现这一文明成果的不是曾经引领文明航船的意大利,不是有着卢梭、伏尔泰、孟德斯究的法兰西,而是新教徒开赴的新大陆。我们很庆幸,美利坚的土地成为人类文明的试验田,自由、民主、人权、责任、理性、宽容、互助、公正,不是一个个灿烂的词汇,而是正在被我们坚定地实践。

这一点,你们的先人很早就已经承认。
美国有一座华盛顿纪念塔,在纪念塔内墙上,镶嵌着188块来自世界各地的石碑,其中有一块是清朝宁波地方政府所赠。石碑说,华盛顿简直是一位奇人,他起义的时候比陈胜、吴广勇猛,割据的时候赛过曹操、刘备,但这位手提三尺宝剑、开万里疆土的元勋却避开子孙,以选举的方式把宝座让给了别人,真是天下为公!石碑还说,美国废除世袭,幅员万里而不设王侯,一切社会问题可以公议,简直是开创古今未有之势。
简单的文字概括了216年前的美国领导人和他领导下的国家。

女士们、先生们:

正是因为我们几百年来的经历,我们才知道自由、民主的弥足珍贵,我们才会一次次勇敢地捍卫他们的价值和生命;那些符号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他们的生命力就是我们坚如磐石的国家。

9 月11日那些暴徒们可以震动我们最大的建筑,但是无法动摇我们坚固的国家。他们可以粉碎钢铁,但是无法粉碎我们坚如钢铁的国家。我的助手告诉我,在前不久,李方小姐转载了我们国家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在死亡的大楼为生命挣扎 — 双塔内的102分钟》。我要感谢报社的记者和李方小姐,他们忠实地记录和传播了美国人的精神。

在那一天,体现这种精神的是我们的警察和消防队员,他们带着一线拯救他们同胞的希望,而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还有我们的人民,他们成为志愿者,来参与救援工作。联邦政府和任何一个州政府都没有让他们这样做,也没有权利让他们做什么,而他们却主动地捐献出流在自己血脉里的血。当国家最需要他们支持的时候,他们升起国旗,来表明作为美国人的荣誉和团结。

对恐怖分子来说,那是一个遗臭万年的日子;而对自由的人民来说,这是216年来,自由的价值得到最大宣扬的时刻,人们用行动投了自由一票。
我也很高兴,在跟帖里看到一个叫 alzg 的朋友说:“愿地球上人性的光芒照亮每一个阴暗的角落,让那些老鼠臭虫无处遁逃。” alzg,这是你的理想,也是我的理想。

女士们、先生们:

在9.11之后,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有的人对美国遭到这样的打击而幸灾乐祸,认为美国是霸道和蛮横的,是咎由自取。一位西方哲人说:“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知道,这句话在中国国内同样流行。

我相信,你们本来是善良和谦和的。之所以有这样的反映,不是因为你们的内心极其阴暗,而是因为有些人患上了“信息不对称综合症”。确切地说,你们的媒体没有真实地报道美国的政策,你们得到的信息是不全面的。

以美国中东政策为例,我知道中国的媒体一直在暗示美国为了石油而偏袒以色列,镇压巴勒斯坦人民,也一直在宣扬着人体炸弹们的勇敢。我要告诉你们,不是这样的。我们承认,我们需要中东的石油,而且大部分来自海湾。但这更说明,我们会支持永久和彻底的和平来保证我们的利益,而不是偏袒一方,使和平无法实现。

事实上,无论沙龙还是巴拉克,只要他是正常的人,都不希望有战争,所以他们一直致力于和平。而当他们刚一开始努力的时候,就会有人体炸弹出现。人体炸弹的制造者不是为了证明他们的勇敢,而是被恐怖势力指使。旅游部长遇刺后,有证据表明刺杀者和巴民族权力机构有牵连。对一个民选政府来说,他该怎么做呢?毫无疑问会选择保护他的人民,当然这种保护也是有克制的。

而你们的媒体却不遗余力地宣扬以色列在杰宁和其它巴控领土制造暴行,而且还肆无忌惮地宣扬我们是罪犯的帮凶。这只是一个例子,你们的媒体没有一天不在对我们进行妖魔化。而这些歇斯底里积攒到一定程度上,就会使年轻人对美国产生极大的误解,从而实现了小资到粪青的演变。

女士们、先生们:

在我访问清华大学后,有人说我是传道士,而我愿意充当这样的传道士;我愿意再次重申美国的精神,美国立国216年来的巨大成果;我们也愿意全人类来分享我们的成果。在美国,你可以支持我们政府的政策,同时你也可以公开地、毫不掩饰地表述不同的观点。我们叫作言论自由,由联邦和州的法律予以保证。

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而自由从来没有导致过混乱;我们的自由因为有道德,所以是一种有方向、有目的的自由。我在清华大学就告诉同学们,我们的自由在强健的家庭中、在强健的社区中、在强健的宗教团体生活中得到了熏陶,同时也为一个强大而公平的法律制度所监督。不仅仅是自由,自由女神像的手里除了一只象征自由之光的火炬外,还有一部法典。在我们的国家真正实现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为法律所不耻。

我知道,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信仰宗教,我也知道中国的领导人在提倡以德治国。但遗憾的是,他们在强调道德作用的时候,却担心宗教会导致混乱。从美国216年的实践来看,不是这样的。因为宗教信仰是可以为人们指出一种道德规范,并成为一种道德的支柱,这超越人们的法律,也号召我们承担比物质利益更为崇高的使命。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从我的经历看,宗教自由不仅不可怕,而且应当受到欢迎。因为信仰教授我们如何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如何爱护其他人,并且为其他人提供服务,并且如何有责任地过我们的生活。

女士们、先生们:

我知道,你们总认为我们对你们总是指手画脚,这也是你们对我们的误解之一。在你们看来,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应该允许不同制度的国家存在。其实,我们并不反对不同的文明,而且是我们最初提出文明之间要进行对话。

但有些东西放之四海而皆准:自由、民主、人权、责任、理性、宽容、互助、公正,人人生而平等,政府也应该对人民负责,人民也有权利撤换不称职的政府和官员。世界是丰富多采的,但专制制度在哪里都不应该受到欢迎。

这就是美国为什么成为世界上最辉煌的、自由和机遇的灯塔,没人能阻止这样的光芒!我们也愿意把这种光芒传给中国,也愿意继续这样指手画脚,因为这样是高尚的。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是我们国家的国庆日,有许多的中国朋友以各种不同方式来表示他们对美国人民的好感。这是几百年来,中国和美国两个伟大的国家人民友好交往的继续。

当我们第一次交往的时候是中国的乾隆王朝,美国探险家理亚德告诉他的同胞,如果你在北美西海岸用6美分买一张海獭皮,你可以在广州卖到100美金。在这个神奇故事的诱惑下,1784年,一批美国人乘坐中国女皇号,第一次抵达广州,获得了第一份贸易奇迹,从此我们两个国家的命运便紧紧连在一起。

在中国著名的官员林则徐禁销鸦片的时候,美国的商人和传教士一致反对鸦片贸易,认为这阻碍传教事业,我们的传教士为林则徐寻找理论根据。在鸦片战争中,美国朝野遍地是同情中国的声音,美国人民纷纷谴责英国商人见利忘义与丧尽天良。在中国的辛丑年间,只有美国极力主张必须把“维护中国的领土与行政完整”写进《最后议定书》,使中国意外地度过了被瓜分的危险。

也只有美国呼吁,免去清朝的战争赔款,最后把庚子赔款多余部分退还他们,使中国派遣留美学生。中国著名学者胡适就是这样来到了美国,1916年回到中国,忠实地宣传着美国的价值和精神,成为中国年轻人的骄傲。美国国会把庚款多余部分建起“清华学堂”,这就是清华大学,在清华大学培养了无数后来成为你们国家的精英的人物。

美国在上个世纪30年代遭到了空前的经济困难,但即使这样,刚从大萧条中走出来的美国人民在1940年却宣布禁止向日本出口航空汽油;随后美国宣布对日本禁运生铁和钢材,掐住了日本这一个本身没有汽油和钢铁资源的岛国的战略喉咙。正是美国这一忘我仗义的行动,把日本逼得向美国挑战,从此我们两个国家坚定地站在一起。

美国人民坚定地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著名的飞虎队更是把中美200多年的交往推进到最大的高潮。由于我们的勇敢和坚定,我们赢得了胜利。美国人从来没有对中国存在着领土的野心,从来没有想到过要遏止中国。

女士们、先生们:

我愿意再次重申,我们支持一个中国,我们欢迎一个繁荣、强大、负责任的中国的崛起,我们致力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在美国独立216年后的今天,让我们为中国和美国两个伟大的国家的共同繁荣干杯!

谢谢。

 
—— Sourced from internet / 源自互联网

美国法典婴儿奶粉章节

美国婴儿奶粉标准

21 U.S.C.
United States Code, 2010 Edition
Title 21 – FOOD AND DRUGS
CHAPTER 9 – 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
SUBCHAPTER IV – FOOD
Sec. 350a – Infant formulas
From the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ww.gpo.gov
21 美国法典
美国法典,2010年版
标题21 – 食品和药品
第9章 – 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

第IV分章 – 食品
第350a节 – 婴儿奶粉
摘自美国政府出版局,www.gpo.gov

§350a. Infant formulas / 婴儿奶粉
(a)——(h)
(i) Nutrient requirements / 营养成分要求
(1) 婴儿奶粉应含有本节表格载列的营养成分,如依据下述第(2)段修订,
则遵循修订标准。
(2) 管理部门可依据规则—
(A) 修订本节表格载列的营养成分,及
(B) 修订表格中营养成分的要求水平。

NUTRIENTS / 营养成分
营养成分 最小值 a 最大值 a
蛋白质 / 克
脂肪:

百分比换算
必需脂肪酸(亚油酸):
百分比换算
毫克
维他命:
A / 国际单位
D / 国际单位
K / 微克
E / 国际单位
C (抗坏血酸) / 毫克
B1 (硫胺) / 微克
B2 (核黄素) / 微克
B6 (吡哆醇) / 微克
B12 / 微克
烟酸 / 微克
叶酸 / 微克
泛酸 / 微克
生物素 / 微克
胆碱 / 毫克
肌醇 / 毫克
矿物质:
钙 / 毫克
磷 / 毫克
镁 / 毫克
铁 / 毫克
碘 / 微克
锌 / 毫克
铜 / 微克
锰 / 微克
钠 / 毫克
钾 / 毫克
氯化物 / 毫克
1.8 b
 
3.3
30.0
 
2.7
300.0
 
250.0 (75微克)c
40.0
4.0
0.7
8.0
40.0
60.0
35.0
0.15
250.0
4.0
300.0
1.5 d
7.0 d
4.0 d
 
50.0 e
25.0 e
6.0
0.15
5.0
0.5
60.0
5.0
20.0
80.0
55.0
4.5
 
6.0
54.0

 
 
 
750 (225微克)c
100.0

 
 
 
 
 
 
 
 
 
 
 
 
 
 
 
 
 
 
 
 
 
60.0
200.0
150.0

a 每100千卡规定
b 蛋白质来源须至少在营养上相当于酪蛋白
c 视黄醇当量
d 只在非乳基奶粉中要求这一数值
e 钙与磷的比例必须不小于1.1 且不大于2.0


 
Above contents are translated from / 以上内容译自
http://www.gpo.gov/fdsys/pkg/USCODE-2010-title21/html/USCODE-2010-title21-chap9-subchapIV-sec350a.htm

Jury Duty(陪审团公民义务)经历(四)

乘电梯下到早上的等待大厅,交回临时出入证,领取一张当日履行Jury Duty 的证明。出了大门,慢慢向停车场走去。心里挺高兴,终于知道美国的陪审团是如何产生,同时还希望下次能被选中。

颇有些感概,古时的部落或法律不及的边远地区,当人们发生矛盾时,去寻求首领或德高望重者(相当于包公)裁决,因为双方都相信,首领或德高望重者会不偏不倚,公正裁决。如此简单、原始而朴素的道理,实实在在地应用到当今现代的法律审判体系当中。并且更进一步,为了避免单一个体的偶然因素,让一组双方都接受、相对开明公正的人来裁决。记得我当初在美国考驾照时的手册上有一句,如果你觉得前面的车开得太慢挡了你的道,请不用按喇叭催促,也许他/她是新手,或有别的特殊情况,相信你也曾有过同样的经历。总是提醒你时时换位思考。同样,你可能今天坐在陪审团里裁决别人,也许明天你又成为原告或被告接受别人裁决。民主这个词有时候听起来有点虚幻,陪审团审理倒是一个实在的例子。当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民主降低了犯错误的几率,相应的代价是降低效率。

心里正感概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来,号码显示是从我的律师办公室打来。接听起来,跟前几次一样,仍然是律师秘书的声音:
“下午好,斯科特。你下个星期三下午有空吗?”
“有空。”
“很好,请记得3:30pm给福特律师打个电话,他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的官司已经一年多了,开庭的日子还遥遥无期呢。

第二天回到办公室,交上昨天法庭给的证明。虽然头目不高兴我没有顺从他们的意思去推延,也只能照章记录我的带薪时间。我们办公室一百多人,包括美国和世界十多个国家的移民或移民后裔。有时候谈到这个话题,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已经司空见惯,不足为奇;而像我这样的第一代移民,很多都不由自主地竖起大拇指,由衷赞叹:
“这套规则制度制定得很好(The system is very good. 一个同样经历过的同事如此讲)。”
是啊,其实世间最简单、原始而朴素的道理,才是古今中外、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则。
 
 
Webmaster
www.angelcorp.net
November 6, 2012



← Prev / 前

Jury Duty(陪审团公民义务)经历(三)

控方律师离开座位,去到陪审席前面,对新上来的人提问,大多是一些重复的问题。又轮到辩方律师提问,如果没有新的问题,也可以放弃提问。这时候法官的解释才让逐渐看出头绪的我完全明白过来,当然律师和以前经历过者已经知道这些规则。
“现在轮到辩方律师行使权利。双方各有六次机会更换陪审员。”

也许读者你也醒悟过来,为什么陪审团里看不到口无遮拦、吊儿郎当、或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也看不到垂垂暮年的老者,或者别的你一眼看上去就感觉不好、言行偏激的人,因为他们毫无疑问地会被控方或者辩方律师请出去,而律师请任何人出局都无需理由。虽然天下无完美之事,但这些程序很大程度上让心胸开明、不偏不倚的人留在陪审团;因为你偏倚控方,辩方律师会让你出局,反之亦然。显然,体现律师水平的高低,如何提问及如何行使更换陪审团员的权利是重要一环。

“我要感谢第几号陪审员,同时请他/她离开。”这次是辩方律师的声音。
法官一番盛情感谢,然后再拿起名册补充新人。如此重复,颇费时间。这道程序还没完,又到了该中场休息。美国劳动法规定上下午各有15分钟带薪工间休息时间,当然有的小公司没有认真执行。法官照例要交待:
“不要与控辩双方当事人及他们的律师交谈,请保持距离。”
我留意了一下,虽然都在楼层通道上休息,始终没有人越雷池一步,双方当事人也只是跟各自律师轻声交谈。顺便提一句,我自始至终没看到法警,不知是否因为这是民事诉讼(刑事法庭我不知道,希望下次有机会见识)。事实上这一层楼我没看到一个警察,美国人总体上守规矩,当然总是有例外,只是比例不同。

休息过后重新进场,继续刚才进行的程序。控辩双方律师各自请不满意的预备陪审员离开,法官再从旁听席上点名补充。因为右边那一组还有一些人,所以我们这一组到这时还没有一人被叫到名字。控辩双方律师再向新上来的人提问,再各自行使请任何人离开的权利,包括刚补充进来的人。终于听到辩方律师说:
“我接受这个陪审团。”
控方律师又换了一个,终于双方都表示接受。法官大妈夸张的声音:
“哇,一个伟大的陪审团诞生了。你们将全程审理这起诉讼,除非有特殊情况必须离开。这场审理将持续9天(从第二天开始每天有X美元的补贴,记不得数额了,感觉是够午餐和交通略有余)。你们不需要是法律专家,我会给你们解释相关的法律条款。开庭时你们只需要听取控辩双方陈述,然后有时间让你们到旁边的讨论室里去讨论,每个人必须投票表态。因为这是民事诉讼,需要四分之三的陪审团员通过才能确定哪一方胜诉(刑事法庭需全体通过才能裁定有罪,重大案件陪审团人数更多)。
“哦,我们还需要两名预备陪审员。你们知道,预备陪审员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会错。当有人必须离开时,他们是我们的倚靠。

法官又拿起名册,此时右边旁听席上还坐着两、三个人,这次点到我们这组。第一个人借故离开,第二、三人欣然上前。控辩双方律师再提问,表态接受。到这个时候,坐在这里备选的我们也算完成任务了;旁边有人吁口气,如释重负。

律师说出半句话,可能是在依照程序进行下一步;不过法官大妈打断他:
“等一下,”从最前面的法官席上站起来:“我得表达我的感谢。”
然后走到我们这组旁边,穿着法官袍,拍了旁边一人的肩膀,对我们说道:
“你们知道我是多么地感谢大家,欢迎你们有空时来坐一坐,我会非常想念你们。”
唉,这些个美国法官大妈,把中国人心目中庄严神圣的法庭也平添几分不庄严的成分。不过你如果就此以为法庭可以开玩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控辩双方律师对于对方提问的抗辩是否通过,全凭她嘴里不紧不慢蹦出来的两个单字,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到这时人们早已经知道她喜欢装腔作势调节气氛,所以都轻松一笑,一个个开门出来。
 
Next / 后 →← Prev / 前

Jury Duty(陪审团公民义务)经历(二)

接下来法庭程序继续进行,我也才逐渐摸清头绪。陪审团席上14人由法官随机点名上台后,由控辩双方律师向他们提问,此时正进行到控方律师提问这一阶段。律师走到陪审团席前面,继续他刚才我们这组进来之前的提问。律师会问每一名预备陪审员,问题大都是一些很宽泛的话题:
“你在哪里工作?在哪里念过大学?”
“以前有没有进入陪审团参与案件审理?参加过几次?”
“你有没有亲人或朋友在政府部门工作?”记得律师问。
“你怎么看他们?或者说你怎么看待政府部门?”
 
记得当控方律师用手指着当事警察,问一名预备陪审员:
“你能看出他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并且看上去和蔼可亲,你是否相信受过良好教育、和蔼可亲的人也会伤害他人?”
这时候辩方律师迅速站起来:
“反对这个提问。”
法官发言:
“驳回反对。”
于是控方律师几乎对接下来的预备陪审员都有这个问题。双方都有反对对方一些提问,其中一些被法官驳回,一些认可。

这些提问的意义到下一步程序时我才弄明白。提问颇费了些时间,听到控方律师讲: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预备陪审员回答后,控方律师:
“那么我再问你…”
这时法官大妈那不紧不慢的声音又传过来:
“我似乎听到你刚才讲那是最后一个问题。”
控方律师呆立片刻,张嘴,没说出话来,走回自己的座位。

接下来轮到辩方律师提问。因为此前的控方律师已经问过很多,相信其中一些也是他本来预定的问题,所以他的提问就相对快一点。再加上他讲话语速很快,法官几次提醒让他放慢,以便让所有人都听清楚。

终于问完,也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法官又发言了:
“附近的美食多得不得了。向南走两个街区,那里有我最爱的午餐。相信你品尝过后,再也不想回到这间法庭里来,在那里坐着可比在这里舒服多了。
“注意事项是:不要与控辩双方当事人及他们的律师交谈,请保持距离。”

因为我们的办公楼离这里不算远(很多政府办公楼在市中心地带),我也还比较熟悉。随便找了家店吃了午餐,再晒晒太阳。要求我们在1:30pm回到法庭。慢慢走回去,跟同时等待的人聊上两句,时间也就到了。

继续开庭,进行下一项程序。听到控方律师在讲:
“我要感谢第几号陪审员,同时请他/她离开。”
于是陪审席上相应座位号上的那位先生/女士站起来,法官的致谢总是免不了的:
“你知道你呆在这里的几个小时对我的工作及我们的法律系统都是巨大的支持。祝你下午愉快。”
那位先生/女士便开门出去。有的被请出者如释重负,不用在这里耗时间了;也有的耸耸肩,也许有点遗憾。

法官拿起右边旁听席上那一组的名册:
“现在我们得再找一位先生/女士坐到那个座位上。我要说明一下,这一起诉讼审理需要9天时间,如果你有什么顾虑,尽管讲出来。”
法官叫出一个名字,一个中年妇女站起来:
“我非常希望参加陪审团,但我必须得接孩子放学。”
“好吧。”法官很慷慨:“我们不能让孩子孤独地等待,你现在可以去接孩子了。”
那人喜形于色:
“谢谢法官。”
达到目的了,美滋滋地开门出去。法官又拿起名册:
“汤姆。让我们来听一听汤姆有什么重要的事务让他必须离开这里。”
汤姆站起来:
“我一向很热心社区公益活动,只是这两天感觉有点疲倦。”
和蔼可亲的法官大妈:
“哦,我们热心的汤姆真应该好好休息。开车回家注意安全。”
汤姆连声道谢,又美滋滋地开门出去。法官再叫第三人,这位先生很高兴,径直走到陪审席的那个空位坐下。因为有不少人士乐于参加陪审团,同时还有我们这一组第二预备,如果需要还可以召集更多组,法官大可不必让心怀勉强的人进入陪审团(即使进入也很可能被律师请出局)。
 
Next / 后 →← Prev / 前

Jury Duty(陪审团公民义务)经历(一)

来美国前在电视节目里就看到美国法庭上有陪审团,只是不知道来龙去脉;直到亲身经历一次,才知道其中的一些细节。在这里写出来,与各位分享。

那日下班回家,信箱里有一封洛杉矶高等法院寄来的信,告知被选中履行 Jury Duty(陪审团公民义务)。每个公民都有几率被选中,每年最多一次,也有人几年不曾收到。因为很费时间,所以很多人找理由推脱。如果有正当理由,法院会给你延期;如果不作理睬,将会被罚款以至传讯。

这是我第一次经历 Jury Duty,心里有几分新奇,加上我本身多事的性格,所以很乐意参加。按照信中的提示,第一步是与雇主沟通以协调时间。当时我正在政府部门工作(大公司和政府部门循例给与带薪时间,小公司有的给时间,但不带薪),第二天把信交给头目看。没想到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让我推脱,来回两轮之后,生性倔强多事且蔑视威权的当年的我(当时正在与我的政府部门雇主打官司,以后再写这个比较长的故事)直接了当地告诉他们我不打算推延,而是按时报到。

遵循信中的步骤,我填好表格,在法庭的网站上登记妥当。信中同时说明需要从X月X日开始的那个星期天至星期四,每天下午5点以后上网或电话查询是否第二天需要去法庭报到。如果连续五天都不需要报到,同样被视为已完成此次 Jury Duty。

在那个星期的周日至周二,电话里的语音 — 在我输入信上分配给我的号码以后 — 提示不需要报到。我感到有点遗憾,心想可能像很多人那样五天都不需要报到。星期三晚上再打电话查询时,语音告诉我第二天早上去法庭。

第二天早上去到法院指定的等待大厅,已经坐了许多人。交上已经填好的表格,便是无聊地坐着等待。好在几年的美国政府部门工作经历让我对其中的低效率已经见惯不惊,不像周围有的等待者那样坐立不安。

差不多10点钟的时候,工作人员开始点名分组,每一组20多人,分去不同的法庭。我与同组的人一起乘电梯去到指定的法庭门外,法庭秘书出来交待了几点事项,一组人便进到法庭里。

这时才发现我们之前已经另有一组先到,应该是在一、两个小时前。陪审团席上已经坐满14人(12名陪审员和2名后备陪审员),应该是从前一组里由法官随机点名上台,其余人坐在右边的旁听席上,法庭秘书安排我们这一组坐在左边的旁听席上。控辩双方当事人及各自律师坐在前方的大桌旁。

美国法庭有很多中年妇女法官,我已经见识过几次,这一次又是大妈级。与办公室同事聊天时听他们讲,等到符合多少年从业经历等资格要求时,也就人到中年,而公职部门会倾向于照顾妇女。这次的法官喜欢用一些夸张的词汇,让人轻松发笑。她首先对我们这一组表示无以言表的欢迎(相信对前一组也一样),然后介绍控辩双方律师及本次案例。

这起诉讼是关于两年前的一次交通事故,两名老年人和他们各自的律师起诉一名警察和警察局,要求赔偿。辩方是一名警察(西装领带)和两名政府律师(看样子年轻那个是来参加锻炼,都由年长那个在提问)。美国的各级政府部门和大公司都有自己的专职律师队伍,以应对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各种诉讼。
 
Next / 后 →  

《美国颂》— 毛泽东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 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我们国土上已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玛克吐温、惠特曼、爱玛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

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友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

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 毛泽东于1943年7月4日美国国庆
原标题:《民主颂 —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