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儿科杂志 第 33 卷第 10 期 2015 年 10 月 J Clin Pediatr Vol.33 No.10 Oct. 2015· 918 ·
 
· 继续医学教育 ·doi:10.3969 / j.issn.1000-3606.2015.10.021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对婴幼儿肠道健康的促进作用
 
张雅莉   蔡美琴
上海交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上海 200025)
 
母乳母乳为婴儿最理想的营养来源,含有婴儿生长发育所需的全面的营养成分。棕榈酸是母乳中最重要的饱和脂肪酸。研究表明,母乳中总脂肪酸的 17%~25% 为棕榈酸[1],其中约有 70%~75% 的棕榈酸酯化在三酰甘油的 sn-2 上[2],也称为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即 sn-1、sn-3 位为不饱和脂肪酸油酸(oleic acid,O),sn-2 位为饱和脂肪酸棕榈酸(palmitic acid,P)[3]。由于脂肪酶的专一性,在小肠中,sn-1、sn-3 位三酰甘油在脂肪酶的直接作用下形成游离的脂肪酸,而 sn-2 位的脂肪酸则与三酰甘油一起,以单甘脂脂肪酸形式被吸收。也就是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中的饱和脂肪酸,棕榈酸不会被脂肪酶分解成游离脂肪酸,而是以 sn-2 单甘酯的形式被吸收利用。在传统的婴儿配方粉中,也以棕榈油为脂肪的主要来源,棕榈油可在人体代谢成为棕榈酸。然而,虽然婴儿配方粉中的总脂肪酸组成及棕榈酸含量与母乳近似[4],但棕榈油中的棕榈酸主要酯化在 sn-1、sn-3 位,或称为 POP 结构,即 sn-1、sn-3 位为饱和脂肪酸棕榈酸(P),而 sn-2 位为不饱和脂肪酸油酸(O)。配方粉中与母乳类似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仅为 3.4%~20.7%。POP 结构中的棕榈酸在脂肪酶的作用下成为游离的棕榈酸,而这种游离的长链饱和脂肪酸在小肠中易与二价阳离子,如钙离子等形成不溶性的脂肪酸钙皂[5],影响钙吸收的同时使大便结块,导致婴幼儿大便困难甚至便秘等的发生。
母乳为了改善婴儿配方粉中的脂肪结构,研究人员以棕榈油作为基料,通过酶促脂交换技术改变三酰甘油的结构,获得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6],以模拟母乳的脂肪酸组成及 sn-2 位棕榈酸的含量。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配方粉中应用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能够降低肠道脂肪酸钙皂的形成,增加婴儿对脂肪酸和钙的吸收利用,进而改善便秘、腹痛等消化问题。

1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促进脂肪酸吸收

母乳母乳脂肪产能较高,是婴儿生长发育过程中所需能量的主要来
  源。三酰甘油是脂肪的基本单位,在脂肪酶直接作用下三酰甘油代谢为脂肪酸,被肠道消化吸收之后为婴儿机体提供能量。因此,三酰甘油结构的不同直接影响了脂肪酸在婴儿体内的吸收率。脂肪酸肠内吸收率越高,经由粪便排出的量就越少,越有利于婴儿的生长发育。
母乳Carnielli 等[7]报道,用分别含 66%、39% 和 13%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配方粉喂养足月婴儿 5 周后,66% 组的肠内脂肪吸收率显著高于其他两组,其对肉豆蔻酸、棕榈酸、硬脂酸这 3 种脂肪酸的吸收率分别达到 83.7%、95.6% 和 91.2%,也显著高于其他两组;同时,66% 组婴儿粪便中脂肪及单个脂肪酸的排出量显著低于另两组。Carnielli 等[8]在另一项研究中发现,以分别含 58% 和 9.8%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配方粉喂养早产儿,随着配方粉中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增加,婴儿肠内总脂肪及单个脂肪酸的吸收也增加。
母乳棕榈酸在肠道被吸收后,在血浆中以磷脂、胆固醇、三酰甘油和游离脂肪酸的形式存在。故血浆中这些代谢产物含量越高,说明肠道对棕榈酸的吸收率越高。Carnielli 等[9]的研究显示,以 58.0% 和 9.8%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喂养婴儿 1 周后再交叉喂养 1 周,随着配方粉中 β-棕榈酸含量增加,早产儿血浆游离脂肪酸中棕榈酸含量也随之增加。除磷脂外,胆固醇、三酰甘油和游离脂肪酸的含量均存在显著差异。而在 Lucas 等[10]的研究中,以含 73.9%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喂养的早产儿,其棕榈酸和硬脂酸的肠内吸收率也明显高于以含 27.8% 和 8.4%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配方粉喂养的早产儿。
母乳López-López 等[11]的研究比较了不同含量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配方粉喂养与母乳喂养健康足月儿的脂肪酸吸收,共喂养 2 个月,母乳喂养为对照组,实验组 B 为 19% β-棕榈酸组,实验组 C 为 19% β-棕榈酸交叉喂养组,C 组第 1 个月 19% β-棕榈酸喂养转为 44.5% β-棕榈酸配方交叉喂养第 2 个月后,发现母乳喂养组粪便中棕榈酸的含量显著低于两个实验组(P<0.05),但 C 组
 

 
· 919 ·临床儿科杂志 第 33 卷第 10 期 2015 年 10 月 J Clin Pediatr Vol.33 No.10 Oct. 2015
 
粪便中棕榈酸的含量比B组降低了 1.5 mg / 100 mg(P<0.05),同时显著低于自身未交叉喂养时含量(P<0.05)。此外,粪便中排出的总脂肪酸及棕榈酸越少,说明其吸收的总脂肪酸和棕榈酸越多。因此,在足月新生儿配方奶中增加 β-棕榈酸的含量能够减少足月儿粪便中棕榈酸的排出,改善足月儿对棕榈酸的吸收。
母乳因此,提高婴儿配方粉中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使其更近似于母乳中脂肪酸组成及 sn-2 棕榈酸的含量,能够促进婴儿小肠内脂肪酸的吸收,减少脂肪酸的排泄流失。

2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减少婴儿粪便中不溶性钙皂

母乳sn-2 位单甘脂通过淋巴系统进入血液循环进行代谢,而 sn-1、sn-3 位三酰甘油中的脂肪酸则被胰脂酶水解,在小肠中形成游离脂肪酸,与钙结合形成不能被人体直接吸收的脂肪酸钙皂随粪便排出。因此传统配方粉中的 POP 结构脂肪增加婴幼儿大便的硬度和钙的流失。在 Carnielli 等[7]对足月儿的研究中发现,粪便中棕榈酸排出量与钙排出量呈线性正相关,相关系数高达 0.84,足月儿粪便中脂肪酸排出增加,钙的排出也相应增加。同时,在 5 周的喂养期内,随着配方粉中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含量 增加,婴儿肠道内钙的吸收率也明显增加。
母乳随着婴儿粪便中脂肪酸和钙排除减少,不溶性的脂肪酸钙皂排出量也明显减少。在上述 Carnielli 等[8]的早产儿的研究中显示,相比以含 9.8%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喂养的早产儿,以含 58%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配方粉喂养的早产儿,其粪便中不溶性的脂肪酸钙皂排出量减少 28%。在 López-López 等[11]的研究中,进行了不同含量 β-棕榈酸交叉喂养后,婴儿粪便中钙的含量测定。当 19% β-棕榈酸配方组转 44.5% β-棕榈酸配方喂养第 2 月后,其粪便中钙含量由第 1 个月的 1.25 mg / 100 mg 降为 1.01 mg / 100 mg。差异虽无统计学意义,但同自身第 1 个月相比有下降的趋势,提示增加配方中 β-棕榈酸含量,有增加婴儿钙吸收的趋势。在 Kennedy 等[12]的研究中发现,健康足月儿分别喂养 12%、50% β-棕榈酸及母乳后,其粪便中脂肪酸和脂肪酸钙皂的含量有显著差异。在实验第 6 周和第 12 周测定其粪便脂肪酸含量发现,三组粪便中脂肪酸钙皂含量占总脂肪酸比例显著不同,分别为 29.51%、18.64% 和 13.17%,虽然 50% β-棕榈酸组脂肪酸钙皂比例显著低于母乳组(P<0.05),但 50% β-棕榈酸组和母乳组脂
  肪酸钙皂比例均显著低于 12% β-棕榈酸组(P<0.001),表明在配方中添加 50% β-棕榈酸有减少不溶性脂肪酸钙皂排出的作用。
母乳钙吸收率的高低会直接影响婴儿骨骼发育。Litmanovitz 等[13]利用超声法评估不同含量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喂养足月儿的骨骼发育情况,发现分别以母乳、14% 和 43% 含量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喂养婴儿 12 周,在喂养开始时和第 6 周时,三组的骨骼超声音速(speed of sound,SOS)无显著差异,而在第 12 周时以含 43%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配方粉喂养婴儿的 SOS 为 2 896 m/s,显著高于以含 14% 的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喂养的婴儿(2 825 m/s),且接近母乳喂养婴儿(2 875 m/s)。表明增加配方粉中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含量至 43% 时,可促进婴儿骨骼发育,并接近母乳喂养婴儿。

3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改善婴儿肠道健康

母乳配方粉喂养婴儿极易出现胃食管反流、便秘等胃肠道症状[14],增加配方粉中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可能有助于改善这一现象。
母乳Kennedy 等[14]对健康足月儿喂养 50%、12% β-棕榈酸配方和母乳 6 周后,50% β-棕榈酸和母乳组的大便性状评分分别为 3 和 2(5=硬便,1=水样便,分数越低,粪便越软),显著低于 12% β-棕榈酸配方组(P<0.001)。持续喂养至 12 周时,大便评分仍显著低于 12% β-棕榈酸组(P=0.003),提示配方奶粉中增加 β-棕榈酸含量可以使婴幼儿大便松软,硬度改善。Carnielli 等[7]证实了类似的结果,分别以 66%、39% 和 13% β-棕榈酸含量的配方奶粉喂养婴儿 5 周后,同 13% β-棕榈酸配方组相比,66% 和 39% 配方组婴儿粪便性状显著改善(P=0.03),表明配方中添加 β-棕榈酸改善婴儿粪便性状,促进排泄。此外,Fewtrell 等[15]发现,喂养婴幼儿含 β-棕榈酸的配方奶粉,有增加婴幼儿成长至 10 岁时骨矿含量和骨矿物质密度的趋势。
母乳因此婴幼儿时期喂养含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的配方奶粉,除改善婴幼儿时期的便秘、大便干硬、反流等消化问题外,对于其学龄期的发展也有长远有效的影响。
母乳婴儿配方粉中以 β-棕榈酸(OPO 结构脂肪)替代棕榈油,可以促进婴儿肠道对脂肪酸、钙的吸收,减少粪便中脂肪酸钙皂,从而改善婴儿反流和便秘等消化问题,并促进婴儿骨骼的发育。
 

 
临床儿科杂志 第 33 卷第 10 期 2015 年 10 月 J Clin Pediatr Vol.33 No.10 Oct. 2015· 920 ·
 
参考文献:
[1] Breckenridge WC, Marai L, Kuksis A. Triglyceride structure of human milk fat [J]. Can J Biochem,1969, 47(8):761-769.
[2] Jensen RG. Lipids in human milk [J]. Lipids,1999, 34(12):1243-1271.
[3] Mu H,Høy CE. The digestion of dietary triacylglycerols [J]. Prog Lipid Res,2004, 43(2):105-133.
[4] Straarup EM, Lauritzen L, Faerk J, et al. The stereospecific triacylglycerol structures and fatty acid profiles of human milk and infant formulas [J].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2006,42(3):293-299.
[5] Tantibhedhyangkul P,Hashim SA. Medium-chain triglyceride feeding in premature infants:effects in calcium and magnesium absorption [J]. Pediatrics,1978,61(4): 537-545.
[6] Lien EL,Boyle FG,Yuhas R,et al. The Effect of triglyceride positional distribution on fatty acid absorption in rats [J].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1997,25(2):167-174.
[7] Carnielli VP, Luijendijk IH, van Goudoever JB,et al. Structural position and amount of palmitic acid in infant formulas: effects on fat,fatty acid and mineral balance [J].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1996,23(5):553-560.
[8] Carnielli VP,Luijendijk IH,van Goudoever JB, et al. Feeding premature newborn infants palmitic acid in amounts and stereoisomeric position similar to that of human milk: effects on fat and mineral balance [J]. Am J Clin Nutr,1995,61(5):1037-1042.
[9] Carnielli VP,Luijendijk IH,van Beek RH,et al. Effect
 
  of dietary triacylglycerol fatty acid positional distribution on plasma lipid classes and their fatty acid composition in preterm infants [J]. Am J Clin Nutr,1995,62(4):776-781.
[10] Lucas A, Quinlan P, Abrams S,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a synthetic triglyceride milk formula for preterm infants [J]. Arch Dis Child Fetal Neonatal Ed, 1997, 77(3):F178-F184.
[11] López-López A,Castellote-Bargalló AI,Campoy-Folgoso C,et al. The influence of dietary palmitic acid triacylglyceride position on the fatty acid,calcium and magnesium contents of at term newborn faeces [J]. Early Hum Dev,2001,65(Suppl):S83-S94.
[12] Kennedy K,Fewtrell MS,Morley R,et al. Double-blind, randomized trial of a synthetic triacylglycerol in formula-fed term infants: effects on stool biochemistry, stool characteristics, and bone mineralization [J]. Am J Clin Nutr,1999, 70(5):920-927.
[13] Litmanovitz I, Davidson K, Eliakim A, et al. High beta-palmitate formula and bone strength in term infants:a randomized,double-blind,controlled trial [J]. Calcif Tissue Int,2013,92(1):35-41.
[14] 武庆斌. 婴儿常见的胃肠道不适及处理 [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5,23(1):1-2,6.
[15] Fewtrell MS, Kennedy K, Murgatroyd PR, et al. Breast-feeding and formula feeding in healthy term infants and bone health at age 10 years [J]. Br J Nutr,2013, 110(6):1061-1067.
  (收稿日期:2015-06-12)
(本文编辑:蔡虹蔚)
 
本文从《临床儿科杂志》文章(http://www.jcp-sh.org.cn/CN/abstract/abstract9005.shtmlPDF 格式转换成为 HTML 网页。